羽绒背心

存档和自留

20170105

突然想
这个时候 要是能有一束烟花
猛地从窗外的天空炸开
就好了

北边的园子
光秃的枝桠一路错杂延伸
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
独占一角地 自成荒原

应该还是要有烟花点缀了才好
在北方干冷寂寥的六点钟的天空里
很俗很烂地炸裂  撒开一世烟火味

就好像1999年国庆 我在四十三层的酒店房间里
透过窗外看到的烟花那样
就好像2004年临过年 我在滨江大道上
顶着冻雨看到的烟花那样
就好像2011年中秋 我在荒无人烟的铁山园
坐在座位上发呆看到的烟花那样

可是烟花都是很远很远的事了
长大了的城市和人 不喜欢有烟花的存在

这个世界每一天都是喜庆
北边的园子
独占一角地 自成荒原

现在是北京时间六点半的北京
突然想
这个时候 要是能有一束烟花
猛地从窗外的天空炸开
就好了

2017.1.5
于燕南园

评论